山脚下的“奇异”美术馆

作者: Go Chengdu

2018-11-02

我是这座美术馆的第2934位参观者,你呢?
知美术馆更像一个“离世者”静静地伫立于老君山的脚下,“万物、见解、常新”是美术馆的核心理念。
相对于展览,美术馆更像是一个载体,将艺术容纳于内,而对于美术馆本身,建筑本就是一种艺术。
知美术馆“幻”陈福善回顾展
正在展出的,是以“幻”为主题的陈福善回顾展。陈福善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陌生,然而在你看完展览后,一定会从他的作品里看到这个既可爱又乖张的“怪老头”。
《无题》(港口傍的自画像),1959,水彩 纸本,38 x 47 cm
陈福善(1905-1995),他和他的作品也可谓是20世纪美术史上最值得探讨的谜题之一。出生于中美洲小国巴拿马的他,五岁便随父母定居香港,东西方文化夹杂的成长背景,光怪陆离的都市生活,成为他一生绘画创作及美学思想的根基,坊间的人们都尊称他“福伯”。作为20世纪香港艺术圈的纽带人物,长相帅气的陈福善是一个爱玩儿、社交型的艺术家、社会活动家。
“福伯”的迷幻之旅从一条通往负一层的蓝色霓虹隧道开始,伴随着我们的也是“福伯”充满张力的抽象作品,整个展厅始终贯穿霓虹与镜面的元素,将“福伯”的迷幻彻底融入我们的视觉感官。
走上一楼,一条大鱼就在光影中带人们进入幻景。鱼是陈福善创作中重要的符号化元素,一生逍遥自在的“福伯”对鱼有着知己一般的情愫,他笔下的鱼上天入海,可飞可游,色彩斑斓,顽皮乖张。怪鱼们游戈在展厅之中,与美术馆户外的水景巧妙呼应。
《无题》(五鱼游),1972,纸本 彩墨,74×134cm
进入三层展厅,便进入了陈福善对宇宙间幻象的终极思考,幻彩的玻璃厅,与美术馆本身的建筑倒映、融合,随着阳光的变化而幻化出不同的色彩,走进这里,就像走进了正在创作时,“福伯”天马行空的大脑一样,天地人神鬼皆被隐去,只留下明媚的色彩与扑朔迷离的线条构成的谜一般的世界。
整场展览一气呵成,美术馆的外观是一个清朗的禅意世界,走进这栋房子,却像踏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迷幻世界,强烈的对比,完美的融合让观展者充分感受到了陈福善这个“怪人”的自由、迷惘、突破、乖张,这些特质让他这个融于世俗却保持自我的艺术家更显得迷人可爱。
《湾仔街景》,1976,综合材料 拼贴 纸本,76.5 x 116 cm
虽然展览无声,但看完展览后我的脑海里始终围绕着一些旋律,就像纵观了他完整的创作过程,时而灵感迸发,时而情绪低落,当他用一种非常迷幻的方式描绘出一个似曾相识却又无法辨识的世界,你便觉得你和他正在进行着一场对话。
《天象图》,1987,布面 丙烯,192×402cm
我遇见一位先知,他在世界的万象万物前徜徉,涉猎艺术、学问、乐趣和官能的领域,为了要捡拾幻象。
——瓦尔特·惠特曼
关于知美术馆:
图片来源:知美术馆官方账号
知美术馆位于成都南边的老君山脚下,总建筑面积为2353平米。外形内敛、极具禅意,由国际建筑大师隈研吾设计,运用流水、瓦片等元素,使建筑与自然有机相融,空灵寂静,动静相宜,尽显生生不息、道法自然的东方哲学。美术馆VI系统由日本平面设计大师原研哉设计,由美术馆外观瓦片的元素构成,形成富有变化的水波纹样。
知美术馆旨在当代艺术的国际化语境中,探讨东方美学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它还将探索人自身的灵感与高科技的融合,在新媒体艺术领域进行前沿的可能性探知。建立对艺术史的完整度和开放性具有建设性意义的收藏及策展系统。
观展预约:
关注“知美术馆”官方微信公众号——点击参观预约——填写相关信息——获取观展二维码——到美术馆出示给工作人员即可。
地址:新津君山路嘉年华CEO度假酒店附近

到武侯祠看李可染中国画精品展

8月9日—9月2日,“梦回蜀山——李可染中国画精品展”在武侯祠美术馆开展。

2018年08月15日

罗曼·西格纳的影像世界

11月将在麓湖·A4美术馆启幕的“罗曼·西格纳的影像世界”展览,邀你走进80岁高龄的瑞士国宝级艺术家罗曼·西格纳的影像世界。

2018年10月19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