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成都的诗意馈赠

作者: 《天府文化》

2017-10-09

1200多年前,杜甫来到成都,颠沛流离的一生中有了轻愉的一笔。在这里,他留下大量清丽明净的诗篇,让后世一窥唐代成都的风韵,更留下草堂,让诗圣悲天悯人的精神以物化、可感的形式长存人间。
虽然远离了洛阳与长安,告别了亲戚旧友,但杜甫还是渐渐融入当地的生活,在这里踏实地做了三年多的成都人。和他来往的不仅有文人,还有野老田夫。北邻的退职县令,常常踏着蓬蒿到访;南邻的朱山人与杜甫饮酌;农夫曾以樱桃相赠;黄四娘家的花给日子增添春情……这“谈笑有鸿儒,往来有白丁”的生活给客居流亡异乡、多愁多病的杜甫带来了无限暖意。
时光如水逝,如果有人还记得你的名字,那是幸运,而如果在最落魄的时候,朋友既雪中送炭,还继续交情通意,那是难得的幸运。在高适任蜀州刺史时,杜甫前往拜访,一叙别情;另一位知音严武则让杜甫的生活更增乐趣。严武在761年底担任成都尹兼剑南节度使,他不仅在物质上给杜甫提供帮助,还多次携酒馔亲访草堂。他们或竹中漫步论时事,或花间立马谈美诗……两人互相酬赠之作见证了这份深厚的情谊。严武被召还京之日,杜甫依依难别,送别严武一直送到离绵州三十余里的奉济驿,随着路途距离的增加,难舍难分的感情也加深了:“远送从此别,青山空复情。几时杯重把,昨夜月同行。”764年春,严武回到成都,举荐杜甫做了节度参谋加检校工部员外郎——这是杜甫一生最高的官职。虽然杜甫最后辞官,两人之间亦生不快,但杜甫对其知遇知己之恩永铭于心。
虽然世界以痛击杜甫,但成都的生活和美景温柔地抚慰了他,他也怀爱意拥抱了成都。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杜甫写下了二百六十多首诗篇,不同于以往的顿挫沉郁,这些诗多有轻快的调子。《漫兴九首》《江村》《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登楼》等等让后世的人得以一窥千年前的成都,风过林叶、露染竹稍,深红浅红的桃花簇拥在一起,画面清新多彩,生机多趣,引人在字句间流连想象;蝶舞翻飞、乌飞燕语、春满锦江,杜甫捕捉到最细腻动人的情景。不论是质朴、淳厚的乡野邻人,亦或是寒食节的风俗情貌,杜甫都给予了最质朴的赞颂。正如当代诗人王家新所说,“作为中国诗魂的象征,杜甫在草堂像平民一样劳作生活,他对任何事物,甚至一草一木都有发自内心的真爱,即使在今天的草堂里,都能感受到那份强烈的气息。成都让世人看到另一个杜甫。”
更重要的是,流寓成都的杜甫从未忘记处于风雨飘摇的大唐江山,从未忘记无数同样流落天涯的老百姓。经过士大夫关怀世事精神的洗涤,加上诗人独有的敏感,曾经颠沛流离的经历让杜甫对现实有着锥心刺骨的感受,对着这样的磨难,他不引吭苦诉,而是化为节制内敛的表达:“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但杜甫和大部分的士大夫还是不一样。在青年时代他就希企“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在较为“达”的时候,他是入世的,在“穷”的时候,他也是入世的,他把自己的漂泊伤痛与无数人的苦难联系在一起,把自己的所思所感、所痛所伤化在诗歌中,告诉每一位士大夫,告诉如今每一位走近他的普通人,不论身处何处,不论身陷何境,不论面对怎样的境遇,不论面对或好或坏的人生,都应该秉持“心怀天下”的坚韧心性。
杜甫在多舛的命运中淬炼出了这博大的胸襟,而邦安幽美的成都则助他将这胸襟情怀扩大生长,终幻化出最感人的诗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他的个人命运与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整个民族血肉般地连在一起,那是一种自觉,更是一个士大夫本有的节气和风骨。祸难忧患造就了杜甫,成都又抚慰了杜甫,而他的诗更成就了成都。
<<  <  1  2  3  4  >  >>

品诗识成都 老外感受诗意蓉城之美 

6月,在中国西南地区四川省省会成都的16个外籍家庭,前往唐代诗人杜甫故居杜甫草堂参观,并朗诵杜甫诗歌,在诗词之旅中感受人文成都的魅力。

2017年08月02日

杜甫草堂“荆楚古建筑”图片展

由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与湖北明清古建筑博物馆策划的“碧瓦朱甍——荆楚古建筑图片展”正在杜甫草堂大雅堂举行。

2017年08月23日

多国诗人齐聚成都 共同推进诗歌繁荣

8月28日,国际诗酒文化大会·草堂国际诗会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隆重启幕。

2017年08月30日

加强国际合作 传承天府文化

8月31日上午,草堂书院与巴黎&纽约书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藏经楼会议室隆重举行,四川省文化厅、成都市委宣传部、成都市文广新局、成都市教育局等有关领导和嘉宾出席了签约仪式。

2017年08月31日

草堂读诗 在城市中邂逅诗歌

9月14日下午,“城市与诗歌的邂逅”读诗会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举行。

2017年09月15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