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伦敦来,娶了一位成都姑娘

作者: Go Chengdu

2019-11-22

2010年,一位名叫Ian Lee Clavis的英国人,告别伦敦大本钟悠悠的钟声,飞越万里来到中国西南成都寻找“安逸”。
一位英国人
告别伦敦大本钟悠悠的钟声
飞越万里来到成都寻找“安逸”
来看看他感受到了怎样的安逸?
01
天府广场以北,锦江以南,人民中路以东,草市街以西。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有街市、庙宇,有影院、食肆。能见众生,能听喧哗,能享安宁。
说不定……还能遇见爱情。
2010年,一位名叫Ian Lee Clavis的英国人,告别伦敦大本钟悠悠的钟声,飞越万里来到中国西南成都寻找“安逸”。
初来乍到,Ian就被文殊院吸引了,这块巴掌大的地方好像有一种道不明的魔力,仿佛藏着一座城市千年的心事。驱使着人不自觉向前移步……
没走多远,只见门口有一群热情的大妈上前来问,“弟娃儿、妹妹,看不看相?”Ian显然没有听懂,很自然地忽略了他们,否则她们一定会提前告诉这位“老外”关于他的姻缘线。
2012年,Ian结婚了。妻子就在文殊坊工作,从小在这里长大。他笑道,娶了一名成都女孩,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粑耳朵”了。虽然现在家住龙泉驿,但他几乎每周都带儿子回来一次,“我和家人在这里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
如今,文殊坊通过天府锦城新地标的一番打造变得更具时尚气息,以禅文化和民俗文化为底色的它,又浑身氤氲着老成都的人文历史气息。“八街九坊十景”为支撑的天府锦城,就是要让广大市民了解天府文化的源头,了解城市精神的传承,更好保护传承成都历史文化。
漫步街巷,现代和过去扑面而来。Ian喜欢原来的电影茶馆,刚来那阵子他经常去看。
“还有照片吗?”我问。
“十年前的照片,现在找起来有些困难。”不过,和平电影院替Ian记住了这里的变迁。建于1955年的它,当年一开业,就成了北门最具人气的地方。彼时成都的影迷和时尚潮人,视这一带为成都的时尚风向标。影院容纳上千人,座位几十排。开演之前,人声鼎沸,瓜子伺候。三亲四戚,满场招呼。
▲文殊院片区老照片 摄影 / 刘陈平
著名成都诗人翟永明回忆上映《列宁在一九一八》时,场场爆满。人们高声齐念瓦西里那句名言:“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如今,和平电影院犹在。不仅没有被淘汰,反而与时俱进,成了文殊坊的“活文物”。影院门口的喧嚣早已远去。年轻人再来时,会先在手机APP上定位青羊区草市街71号,这里仍然上映着时下最火的电影。
02
来成都之前,Ian在伦敦的思科公司做工程师,如今是成都理工大学的一名英语老师和翻译专业的学生。因为学校距离东郊记忆很近,他时常带着儿子来这里拍照、看火车和飞机。
火车旁有许多女孩在打卡拍照,我调侃了他一下:“成都的姑娘很漂亮,对吗?”
“yeah!”他想起了第一次和妻子的约会,在玉林西路的小酒馆,“因为《成都》这首歌,后来这里变成了非常出名的街区。”
其实,随着成都街区成长的还有Ian的本地朋友:“他们年轻的时候住在有庭院的街巷里,出行都蹬自行车、三轮。现在都搬进了崭新的公寓,外出都开汽车、乘地铁 。”他不敢想象刚来的时候还没有地铁,这座城市的边界还在二环路周边积极试探。
“城市中心城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多元的餐厅入驻,许多老的街区和建筑正在被重建,成都变得更加国际化了。”Ian喜欢拍照,去年他刚加入了成都本地的一个摄影协会,有3张照片还获得了成都摄影创新奖——2张望江公园、1张春熙路,都是他的得意之作。
“过去十年许多老的建筑消失了,又有新的‘高大上’建筑诞生了……”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或许在Ian的镜头里,还记录着另一个成都。
成都这样的历史文化名城,在时代的快速进程中面临着诸多艰难的选择:老城的开发和重建,既要尽可能保护已有的历史遗迹,还要兼具现代风貌的呈现。这不是一种粗暴的二元对抗,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兼容之道。显然,每一次决定都考验着这座城市的智慧。
城市的变迁与更新始于街巷
变迁,意味着一部分记忆的消逝
我们应该囿于乡愁式的惋惜当中吗?
还是在记忆中探索更新……
开启新的视角
拾起成都变迁中的时间碎片
成都,请就位!
(内容综合:看度新闻、成都发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