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剧性格:天下未乐蜀先乐

作者: Go Chengdu

2014-12-23

川剧将中国传统戏剧的所有声腔融为一体,声腔里包含了昆、高、胡、弹、灯。川剧的扛鼎地位正在于这种包容性。
成都映象餐厅最受欢迎的川剧变脸表演(张雷 摄)
尝一口鲜果
四川省川剧院位于成都市繁华中心,离奢侈品林立的街道不过百来米距离。这里是最现代的川剧表演剧场。每到周日下午,就能碰到不少老成都开始转悠着等待入场。也有早上坐着动车从重庆赶来的老先生,在剧院附近充满生活气息的街道上吃碗面,看一场戏,下午坐18点多的动车再回去。省川剧团和市川剧团都在成都最好的位置,市川剧团所在的锦江剧场还有悦来茶馆,是川剧鼻祖三庆会剧社的发祥地,也永远坐满看戏喝茶的老成都。“纽约有198个剧场,天天演出。”四川省川剧院院长陈智林一点也不觉得戏剧落后了。这些接地气的交流式的艺术形式并没有被发达的电视、电影甚至网络所取代。川剧擅长交流,“戏剧它是一种鲜果艺术,有别于罐头艺术,你吃的是新鲜蔬菜水果,直接吞下肚,没有这堵‘墙’”。陈智林指指我做笔记的iPad,“没有这个屏障。”
看非常有趣的“外彩”表演,更能体会到“鲜果”的妙处。清末川班子洪泰班演杨贵妃的一出戏里,台下突然出来一个“大表叔”问台上的高力士:“表侄儿,你好吗?”“大表叔,对不起,班子规矩唱戏不认亲,一会儿来我住处宵夜。”两人的聊天惹怒贵妃:“猴子都要顾戏!”然后会有观众也要帮贵妃骂高力士“罚戏!”接下来贵妃得宠,赏给高力士“四川来的荔枝”,高力士又给观众递荔枝:“贵妃娘娘赏赐,您也尝尝。”
“中国戏剧是情感的形式,西方戏剧是思想的形式。西方视角是从一个宏大的人类角度出发,而我们往往是从自己切身体会的情感角度。中国的戏剧演人生的比较多。”四川省艺术研究院川剧理论家周企宣告诉我,从川剧起源到真正形成再到现在,一直都在以情动人这条线索里做文章。
当代著名剧作家魏明伦被誉为“巴蜀鬼才”,其书房内有贾平凹所写“蜀中大鬼”,对应他的名剧作《巴山秀才》(张雷 摄)
魏明伦9岁以“九龄童”登上内江川剧舞台的剧照仍在,他的戏迷母亲和玩友鼓师父亲让一家的孩子都去学习,他的扮相认真又童趣。从文武小生到花脸戏无一不学,直到14岁。“我个子没有长起来,又倒了嗓。”魏明伦80年代写的一系列川剧剧本是川剧继续向前走的一个动力。他的《变脸》剧本已经进入了人教版的初中语文正式教材。“京剧看角儿,但我觉得川剧的剧本文学是无人能及的。”老演员蓝光临说。自晚清的赵熙到黄吉安,对剧本的文学性改造最为突出。一直到现在,川剧大量古典剧目还是沿用百年前的剧本,赵熙写《情探》的优美文字到现在还能被蓝光临大段背诵出来,他从小被剧本里的诗词曲牌所吸引。他说:“黄吉安的‘黄本’是被供奉起来的,戏班称之为圣人,文采从那时起就是川剧最被称颂的特点。”
《情探》这样的曲目,是其他同时代戏曲所没有的。晚清最好的词人赵熙一夜写就的《情探》,从1920年诞生时起就成了四川人喜爱的戏码。他写戏时清朝已经覆灭,因观木偶戏“活捉王魁”,嫌焦桂英凶相毕露,无稍温柔敦厚之致,遂作《情探》川剧一折,继《誓别》后《听休》、《其到》三折,合为《焚香记》全场。词句优美,格调高雅,当时梨园名伶竞相排演。
“更阑静,夜色哀,月明如水浸楼台,透出了凄风一派。梨花落,杏花开,梦绕长安十二街。夜间和露立窗台,到晓来辗转书斋外。纸儿、笔儿、墨儿、砚儿,件件般般都似郎君在,泪洒空斋,只落得望穿秋水不见一书来。”《情探》一折,描尽女儿之矢志钟情,婉转动人,为戏剧中绝妙好词。
<<  <  1  2  >  >>

川剧表演

川剧中的变脸、吐火等特技表演早已名扬世界。

2014年10月17日

四川省川剧院“周日戏聚”

“周日戏聚”是四川省川剧院近期打造的演出季活动,每周日下午2点在四川省川剧院剧场演出川剧大幕戏和经典折子戏。

2014年07月08日

川剧变脸

变脸是川剧中特有的戏剧表演形式,需要以娴熟的技艺在短时间内频繁改变面具,从而展现戏剧中人物的复杂情绪。

2014年11月13日

川剧——成都走向世界的另一张“制胜牌”

6月12日,《中国日报》第10版半版刊发《川剧——成都走向世界的另一张“制胜牌”》一文,以24岁的美国青年Lisa Bielby到成都学习川剧并参加川剧比赛为切入点,从川剧的起源、现状及独特的表演形式等方面对川剧进行了概述,着重介绍了对外国观众充满吸引力的川剧“绝活”变脸的相关知识,同时稿件还对金沙、都江堰等成都著名的历史遗迹进行了介绍,并对成都“72小时过境免签”政策做了简介。

2014年06月17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