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蜀绣的时尚生命

作者: 原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4年12月22日刊:想象之外的成都

2014-12-22

刺绣是成都人家家都会的民间技艺,是关系到日常起居的家务活动,一个人在一方小小的丝绸上可以绣出内心世界最细密的情感,它往往成为古人的一种情绪表达通道,所以才能有如此持久的生命力。
熊猫是蜀绣中最有代表性的图案之一
在成都看过一些蜀绣作品,觉得最难的还是绣毛发,尤其是熊猫、水鸭或者老虎的毛皮,最上乘的作品能让你觉得绒毛根根分明,焕发出光彩。
四川省蜀绣大师邬学强的工作室里摆了幅大型的木雕横屏风,绣的是蜀绣最有代表性的“竹海熊猫”。在顺滑透光的彩丝上懒洋洋卧坐一只熊猫,像玻璃珠般透亮的黑眼珠牢牢盯着手里两根青翠的竹叶,神态无比满足。对于外行来说,好的蜀绣熊猫就是让人有种想上前抱抱的冲动,绒毛蓬松,迎着阳光的部位会闪闪发光,一定是肉肉绒绒、松软无骨的手感吧。
这幅作品也是邬学强较为得意的一幅。内容是成都一位画家提供的,基本色彩只有黑、白、绿三种。水墨画可以用颜料和水的配比来调整深浅,画出不同的层次,邬学强拿针绣却要用几十种颜色,层层叠叠同时变换针法,熊猫才会有栩栩如生的形态。凑到近前仔细看,熊猫头部的白毛至少能分辨出四种颜色:靠近眼睛和耳朵的部分其实略带黄色;鼻子上也带黄,但颜色又更浅些;头顶的大部是白色的,里面也加了和鼻子类似的淡淡的黄色;另一种是最浅最亮的白,不规则地绣成几条,营造出阳光下毛发油亮的效果。除了颜色,毛发的走向也有很多变化,以鼻头为中心,毛发开始向外生的走向中又垂至各处,最后在边缘呲出一根一根来。颜色自然过渡和毛发流畅的走势都是通过不同的针法实现的,先一小排一小排细密地绣车凝针,通过长短不齐的乱针脚随着熊猫毛发的自然形态而变化,再在恰当的位置换线,调转针头的方向重新压盖或渐变颜色,最终达到自然状态。背景的绿色也是深深浅浅的几层变化,竹子浓重的绿、近处苔藓地的嫩绿和整幅画面制造出的无尽的苍茫绿意,即使是淡绿的背景,也不光是软缎底布的颜色,而是有针脚落在上面,显得浓雾弥漫,青翠得化不开似的。
除了熊猫外,蜀绣的代表作还包括“芙蓉鲤鱼”、“文君听琴”等等,都是透出成都气息的标志性事物。“芙蓉鲤鱼”也格外娇俏,浅米黄色的缎底上绣几条悠悠游动的鲤鱼,虽然没有水纹,但配上艳丽的芙蓉花却让人觉得秋水盈盈。绣鲤鱼所要用的针法更多,鱼眼、鱼唇、鳞片、鳍尾等等,至少要用截、沙、浸、染几类中的几十种不同针法绣制而成。“芙蓉鲤鱼”经常结合蜀绣里独特的异色双面绣技法,从一侧看,鲤鱼是黑色白肚皮的,从另一侧看,鲤鱼又是红黑相间的,是两侧分别绣制的。比异色绣更有难度的是异形异色绣,常被用来做桌面屏风,一面是“文君听琴”或“仙鹤戏莲”,另一面是“芭蕉熊猫”、“荷花鲤鱼”或者“小熊猫嬉戏”,神奇的是两边图案的外轮廓保持一致,内容却截然不同,翻转之间,格外惊喜。
但现在蜀绣的题材已经远远不止这些。在郫县安靖镇的一家蜀绣工艺品公司里,除了大量陈列着传统题材的屏风、卷轴和招贴画,还有一些影视明星的头像作品——逼真程度对于绣工来说并不算难,原本认为和蜀绣风格截然不同的水墨画也被借鉴了过来,有几幅是模仿吴冠中的作品,缥缈烟波之中,一舟一蓑翁,用针线表现出水墨晕染的效果还挺不容易的。王羲之的《兰亭序》也有,除了还原所有的字,原作上红色的印章也都像模像样地绣在相同的位置。油画和摄影作品也有,还有几幅三星堆的文物图,装裱进相框里挂在墙上,奇妙的是转身在图的不同位置,看到的光泽是不一样的,也许绣工也是想表现出文物的立体感吧。蜀绣内容之多真是挺超乎我的预料,它有种自信,敢挑战其他艺术门类的经典作品,展厅里藏了几幅唐卡作品,从屋顶挂下来一直拖到了地上,是由三名经验丰富的大师带着徒弟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绣制完成的,绣工精美,颜色也极为鲜艳,标价99 万元,正在等待有缘人前来收藏。
蜀绣的高超工艺同它1000 多年代代相传的悠久历史密不可分。“早在汉末三国时,蜀绣就已经和蜀锦一起驰名天下了。”四川省嫘祖蜀锦蜀绣研究开发中心主任王君平告诉我们,四川地理条件优越,盛产丝帛,这为蜀绣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成都历来繁华富丽,环境安定,《隋书·地理志》记载,隋朝时蜀中就已经是‘成人多工巧,绫锦雕缕之妙,殆牟于上国’。唐代安史之乱后,章服等级制度崩溃,原本是九品以上官员才可穿的丝布,已经普及到庶民日常生活中,民间凡富、士子游女也多衣锦绣。所以从那时起,成都的文学作品对蜀绣的记载就相当丰富了,后蜀人编过一部《花间集》,里面时常有刺绣的描写,极力盛赞成都的女红之盛,温庭筠的‘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韦庄的‘莺啼残月,绣阁香灯灭’、‘锦浦春女,绣衣金缕,雾薄云轻’等等,均可探知蜀中风俗,当时的种种描绘都对蜀绣在蜀人生活中的装饰功能盛言其极。”蜀绣,凝聚着蜀人灵巧的精湛技艺,承聚了独具风情的文化灵魂,不仅开启了南方丝绸之路的源头,也代表着巴蜀农耕文明的最高境界。
蜀绣在长久的发展中始终长盛不衰,也是因为它始终与成都人朴素而细腻的情感需求紧密联系在一起。王君平说:“刺绣是成都人家家都会的民间技艺,是关系到日常起居的家务活动,一个人在一方小小的丝绸上可以绣出内心世界最细密的情感,它往往成为古人的一种情绪表达通道,所以才能有如此持久的生命力。这些在古代诗词中记载得相当多,比如‘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是牵挂,‘从头到底,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是痴心与伤情,四川还有首节奏明快的情歌对唱《针行三步线来寻》,‘哥有情来妹有心,一针丝线一根针,郎是花针妹是线,针行三步线来寻’,又是青年男女的浓情蜜意。”
合作社与大师工作室郫县的安靖镇有2万多人口,参加过培训的绣娘累计就有5000多名。成都蜀绣专业合作社产业办公室主任杨敏告诉我,安靖镇目前有1500多名绣娘长期从事蜀绣工作,另外还有3000 多名妇女也在家灵活就业,时不时接一些零散活儿贴补家用。
蜀锦蜀绣研发专家王君平(左)帮助成都纺织高等专科学校复原了一架老式蜀锦织机(张雷 摄)
为了打造蜀绣特色产业,当地批了50多亩地成立了蜀绣特色产业园,在里面建了集培训、招商引资、技术研究为一体的就业基地。我们去时,一些绣娘正在学习基本技法,楼道的墙上挂着些绣娘的作品,看得出手法上仍有些稚嫩。杨敏指着一幅鸭子戏水的图给我讲:“虽然这个绣娘已经把绒毛的技术掌握了,但这幅作品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她把鸭子在水中的倒影绣得太实了,看上去不够自然。老师只能教你针法,但具体怎么绣还是要看个人的领悟,这是我们这儿一个中级水平的绣娘绣的。”
安靖镇一直就有蜀绣的传统,成都市蜀绣厂改制前,安靖镇是一个重要的上游供货单位,为蜀绣厂生产一些基础花纹的产品。“学习蜀绣需要有很大的耐性,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很多人不愿意主动学蜀绣,从入门到能绣出作品,至少要几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是没有收入的。”杨敏说,镇上成立合作社主要是想解决家庭妇女就业的问题,“她们甚至可以在家干活儿。一般学习几个月后,绣娘就可以达到初级水准,再做两年左右,就能升到中级,如果再做到高级,收入又会多很多”。
郫县安靖镇成立蜀绣产业园,在当地培养了很多绣娘(蔡小川 摄)
产业园里还建了座绣娘实训基地,根据绣娘的能力级别,分派一些难度不等的工作给她们做。我们去实训基地里参观,看到十几个绣娘架着各自的家伙事儿在大落地窗边一字排开,其中一个40多岁的绣娘正在绣一幅类似二龙戏珠的图画,大约两个星期可以完工,她是给一个内蒙古服装企业绣龙袍背后的图案。杨敏说,实训基地里的绣娘都是没有签约公司的,属于个体户,如果合作社自己接到了外面的订单,就会召集这些个体户们过来,不过现在安靖镇在行业内的名气很大,所以活儿基本上是不断的。“初级的绣娘如果每天都来刺绣的话,月收入至少在1500元,中级绣娘认真做,一个月至少能收入3000元。”
此外这里还引进了几家规模较大的蜀绣销售公司,依靠他们的力量成立了蜀绣艺术馆,同时也通过商会组织帮企业寻找更多更优质的客源。随着来这里参观的游客不断增多,蜀绣公司也能卖出更多的商品。
产业园的一个重量级项目是请来了省级蜀绣大师邬学强成立大师工作室,他是园区里最强的技术力量。邬学强的工作室紧邻河边,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搬着桌子在阳光下创作。他用层层叠叠的黑色木料综合排列,装饰着上下两层共700多平方米的小楼外墙,显得颇有艺术气息。一层大厅展示了他的很多优秀作品,一旁有两个女孩,都是他的徒弟,正比照着一张照片,在彩丝上绣一座佛教石窟造像。
<<  <  1  2  >  >>

蜀绣

早在汉代(公元前 202~公元220年),蜀绣之名就已誉满天下,汉朝政府还在成都专门设置了"锦官"管理成都地区的锦缎生产。

2014年10月14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