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伎樂·24》復現古典成都輝煌

作者: Go Chengdu

2019-02-07

“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從大年初一至初三,作為夜遊錦江的一大亮點,《伎樂·24》夜遊版在合江亭上演聲光色融合一體的視覺盛宴,前蜀宮廷樂舞盛景將穿越時空上演。 永陵博物館專家為讀者揭秘了《伎樂·24》背後的故事。
文明的見證:千年前的皇家宴樂樂隊
永陵博物館相關負責人表示,前蜀皇帝王建所葬之永陵堪稱一座古代藝術寶庫,尤其是它的音樂歷史文化。
永陵石棺床腰部的浮雕二十四伎樂圖,是迄今考古發現的唯一完整反映唐代及前蜀宮廷樂隊組合的文物遺存,在中國音樂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這二十四人中,除兩名舞伎外,二十二位伎樂手持20種23件樂器,分為弦樂、管樂、打擊樂三類。
另外還包括了源自印度、伊朗、阿富汗,以及中國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的樂器,屬於胡樂(主要是龜茲樂)和清樂(漢族傳統音樂)的融合。
樂隊的編製反映出這支樂隊雖地處中國西南腹地,卻是以演奏中原盛唐音樂及世界音樂而風靡一時的皇家宴樂樂隊。
其濃郁的絲路風情,融合中西文化的精義,見證着成都成為“古代東方音樂之都”的輝煌時刻,同時也是“天府文化”的最佳代言。
此次成都永陵博物館打造的國樂觀念劇《伎樂·24》,以成都永陵地宮出土的音樂舞蹈石刻藝術瑰寶“二十四伎樂”為藍本,力圖通過多種手段把“二十四伎樂”背後的歷史故事、文化關係呈現出來。
文化的傳承:難上加難的樂器復原
國樂觀念劇《伎樂·24》劇場版自去年錦城藝術宮首演後,這個春節市民們可以在成華公園、東門碼頭、合江亭欣賞到《胡音旋舞》《錦城花滿》《蜀宮樂舞》等曲目。
這些演出中,演員們演奏的樂器,件件都大有來頭。
《胡音旋舞》中,篳篥、竹笛、笙、琵琶、箜篌、羯鼓、答臘鼓、毛員鼓、齊鼓等樂器將亮相;
《錦城花滿》中,五弦琵琶、四弦琵琶(又稱曲項琵琶)、阮咸、笛、笙、吹葉等樂器將登場;《蜀宮樂舞》展現二十四伎樂全陣容。
“二十四伎樂”意境的重現,除了音樂、舞美,最重要的就是樂器。
為此,2016年底,演出方專門請出了主管技術與質量的原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副廠長沈正國負責樂器復原工作。
“在國內博物館,唐代木質樂器除了古琴,幾乎沒有任何遺存。”
沈正國說,儘管有的樂器名字還一樣,“但嚴格意義上而言,唐代樂器從樣式、音域範圍、用材等方面已經沒有傳承。”
上世紀60年代,日本正倉院的樂器遺存曾經出版過圖冊,沈正國之前通過圖冊複印件研究了三四十年。
然而,完全根據二十四伎樂圖復原樂器並不可行,“很多樂器只是寫意地存在,有的比例並不寫實。”
沈正國曾認真研究過二十四伎樂圖上的一幅古箏彈奏圖,“根據史料顯示,唐代古箏高度可達1米7,但文物上的古箏,根據比例測算就只有1米。”
為此,二十四伎樂圖中的樂器,只要正倉院有實物或提供了尺寸的,幾乎全部原樣複製。
而正倉院沒有完整尺寸的,沈正國只能將目光瞄準韓熙載《蜀宮夜宴圖》以及宋代陳暘編纂的《樂書》等史料,根據工筆畫以及樂書上的樂器形制大致仿製了。
復原這批古樂器,材料也是一大難題。
“唐代樂器主要以栗樹、桑樹作樂器面板,但現在更愛用泡桐樹等木料,二者相距甚遠。”
沈正國再次把目光對準日本,“因為日本傳統技藝把唐代作為非常標準的模本,民間還有少量唐樂器的製作。”
為此,這批樂器的材料有三分之一來自日本。
沈正國直言,“有的樂器,如果嚴格按照唐宋版本,演員訓練估計兩三年也難以演奏。
所以我們一開始就商量一步一步來:如果一個樂器復原的音響效果相對成熟,再慢慢替代。”
此次《蜀宮樂舞》節目中,即使24伎樂全陣容亮相,但每一種樂器的形制和聲音對觀眾而言也還陌生,在此次夜遊中觀眾將與這些天籟之音零距離。

春節成都周邊游,給你最具年味的耍法

關於成都周邊的過年玩兒法!

2019年02月02日

收到特殊 “年貨” 滾滾嗨翻了

據說,1月31日成都局部地區有雪?

2019年02月02日

過年不打烊,成都吃貨的「春節福利」

過年出門吃飯,怎様才能不撲空?快收下這份春節不打烊餐廳指南吧!

2019年02月05日

過年活動合集:春節假期「連連看」

過年在成都,除了吃飯喝茶打麻將,還有這些活動可以去玩兒。

2019年02月05日

成都特色的春節饋贈小禮品

春節馬上就要到來,是否還在為送外地親朋好友的禮物發愁呢?

2019年02月05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