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詩人為成都瘋狂打call,留下了10個絕佳廣告詞!

作者: Go Chengdu

2018-11-01

唐代詩人眼中的成都,竟然是這10種樣子,他們用這10個字形容成都,相當精闢。
「九天開出一成都,萬戶千門入畫圖」、「 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自古以來,成都就是不少文人騷客鍾情的地方,尤其是唐代,李白、杜甫等著名詩人都在蓉城留下了大量描寫山水美景、人文風光的詩篇。
唐時成都號稱「揚一益二」「天下詩人皆入蜀」。優美的唐詩留下了成都歷史的縮影。那麼在唐代詩人眼中,成都最吸引他們的是什麼呢?
No.1 錦
錦水東流繞錦城
——李白《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其七》
《全唐詩》中出現錦字共1368處,其中與成都相關的達到200處以上,佔比近六分之一。
駱賓王看到「濯錦江中霞似錦」;杜甫聞到「歸軒錦繡香」;貫休吟唱「家家錦繡香醪熟」;張祜佇立「錦江城外錦城頭」……錦城、錦官、錦里、錦江、錦繡,錦是名詞,也是形容詞。
一座城市,能被錦字形容,該是何等的斑斕和富庶。它寫出了城市的華彩,以及當時人們對成都這座城的瑰麗想像。

No.2 清
花藏台榭管弦清
——貫休《述聖德詩五首》
在杜甫詩中,「清江」是他日常生活的詩意場景,在「清江一曲抱村流」中,度過「長夏江村事事幽」的安閑舒適日子。
詩人段文昌寫下「清波城下回」;岑參感悟「心與溪清澄」;貫休感覺,在成都,管弦都是清和的(「花藏台榭管弦清」)。
清江、清波、清溪、風清、管弦清……清是一種閑雅純粹。既得益於自然環境的意趣,又是人文環境的陶冶。

No.3 青
水綠天青不起塵
——李白《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其九》
青是一種色彩,一座城市的主色調,它是原生態的呈現,是自然的本來面目。擅長工筆描寫成都景緻的杜甫寫道:「緣江路熟俯青郊」「整履步青蕪」「楠樹色冥冥,江邊一蓋青」。
青郊、青蕪、青林、青山……唐詩中寫到成都處,離不開一個青字,它不僅營造出「清」的雅緻,還由於青的襯托,才有那「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效果,烘托出「錦」的絢爛。

No.4 香
錦江香甚百花開
——貫休《到蜀與鄭中丞相遇》
詩人的嗅覺從來都是很發達的。唐詩中的成都給我們留下的濃厚味道,主要是香味。
杜甫記錄下各種香味:有荷花的香(「雨浥紅蕖冉冉香」),有野梅的香(「江路野梅香」),有枇杷的香(「枇杷樹樹香」),有楸樹的香(「楸樹馨香倚釣磯」),有竹林的香(「風吹細細香」)……岑參也聞到過茶香、花香和酒香(「煮茗柴門香」「離亭酒瓮香」「對酒棕花香」「成都春酒香」)。可以說,香味,是正宗的成都味道。

No.5 幽
主人為卜林塘幽
——杜甫《卜居》
當年杜甫選擇浣花溪作為營造草堂的地方,就是因為看中了它的林塘幽靜。這裡「無營地轉幽」,恰好滿足「褊性合幽棲」的需要,因此,幽徑、幽花(「幽花欹滿樹」「江鸛巧當幽徑浴」),無非是滿足詩人的幽心(「非子誰復見幽心」)。
幽字,意味着沉靜而安閑。成都為詩人提供了一處靜謐散淡的美好時光。

No.6 碧
蜀江波影碧悠悠
——高駢《錦城寫望》
碧字與青字意義相似,而顏色程度略有不同。碧字為青綠色、淺藍色之意。
唐人描寫成都,用到碧字多寫水,如盧照鄰「澄澄水華碧」,又尤其是寫錦江,如黃滔「錦江晴碧劍鋒奇」,劉兼「錦江澄碧浪花平」,顧雲「濯錦秋江澄倒碧」等。當然也有杜甫「映階碧草自春色」等。

No.7 醉
座中醉客延醒客
——李商隱《杜工部蜀中離筵》
成都酒好,唐代詩人大多好酒,醉是一種常態。相比某些醉得激烈,醉得無奈,醉得苦痛,詩人們在成都的醉,大多醉得輕鬆、醉得逍遙、醉得愜意。杜甫喜歡酒,免不了作「實有醉如愚」的自嘲,有時也曠達,「共醉終同卧竹根」。高適也有一時的逍遙,「半醉忽然持蟹螯」。魏承班「和醉暗相攜,何事春來君不見,夢魂長在錦江西」,醉了,做夢也在錦江邊上。
韋莊大概覺得在成都太容易喝醉了,還發出了「莫戀爐邊醉」的勸誡。

No.8 喜
心跡喜雙清
——杜甫《屏跡三首》
檢索杜甫在成都期間生活作的詩,竟有20處直接用到喜字的詩。下雨了,他歡喜(《春夜喜雨》);黍豆長高了,他歡喜(「已喜黍豆高」);有客人來了,他歡喜(詩人在《客至》一詩題注「喜崔明府相過」),還有「慣看賓客兒童喜」「天涯喜相見」。杜甫重歸草堂的時候,狗看到他都歡喜,而且詩人一連用了四個喜字,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可以說,成都帶給了杜甫一生中難得的喜悅和安慰。

No.9 芳
濃淡芳春滿蜀鄉
——鄭谷《蜀中賞海棠》
芳與香是近義詞。崔塗在《蜀城春》中寫「在處有芳草」,孫光憲在詞作《生查子》中說「清曉牡丹芳」,可見成都花草俱芳美。因此,歐陽炯才會說「萬匯此時皆得意,競芬芳」。
田澄在《成都為客作》中寫「地富魚為米,山芳桂是樵」,展現了成都當時富庶繁盛的一面。

No.10 美
信美無與適
——杜甫《成都府》
初到成都的杜甫,便發出成都美得讓人有點一下子不能適應的感慨。杜甫在成都感受到那種渴望已久的真正生活,「鄰人有美酒」「應須美酒送生涯」。
李商隱承接杜甫發出「美酒成都堪送老」的感慨,牛嶠也有「卓女燒春濃美」的描寫。
(部分內容整理自《成都晚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