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文化小孩

作者: Jessica Suotmaa

2017-04-18

如今,“第三文化小孩(Third Culture Kid, 简称“TCK”)”的说法已越来越普遍。这是因为跨种族/跨文化结合已成为主流,而非“异类”。
作者简介:芬兰人,她的先生是成都人,曾在成都与婆家人同住一段时间。
如今,“第三文化小孩(TCK)”的说法已越来越普遍。这是因为跨种族/跨文化结合已成为主流,而非“异类”。起初,TCK指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父母结合而产生的“第三文化”小孩,也指融合父母文化和居住地文化并移居国外的“第三文化”小孩。而现在,由于文化越来越趋于多元化,全球化让所有人成为世界公民,TCK长大后就成为了“第三文化个体(TCI)”。在当前环球旅行者文化和互联网弄潮儿文化发展的大背景下,他们不再独一无二,也不会再遭遇误解。
但可以自称为TCK的并不是只有侨民的孩子或混血儿童。在中国,这一说法还可以用来描述在两种或多种本地文化下长大的小孩。这是因为中国不仅幅员辽阔,而且有着众多不同文化的少数民族,也就是说,一个小孩的父母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尽管都是中国人),或者一个孩子在与父母的文化背景不同的环境里长大,这些情况屡见不鲜。
当我想到自己的TCK背景——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父亲是芬兰人,而母亲则来自中国台湾。我记得他们一直在努力地适应异国环境。对父亲而言,加利福尼亚州总是炙热难耐,没有宜人的季节;而对母亲而言,她习惯了台北热闹繁华的城市生活。相比之下,芬兰寒冷寂静,颇有些无聊。不过,我自己的体验则不像黑与白那样简单分明。虽然生在加州的我能在中国生活得安逸自在,而在芬兰我也多少会找到在家的归属感。因为在那里可以找到自己的根,讲起当地语言也毫不费力。然而,大部分TCK都会有疏离感——无论身在何方,你都感觉自己格格不入。我既看起来不像真正的芬兰人,做起事来也不像真正的中国人。在美国,由于我待的时间不够长,当地人并不觉得我是“ABC”。而在其他国家,人们则想当然地给我打上对他们知之甚少的文化标签。
多年以后,当别人问起“你来自哪里”,我还在纠结该如何回答——是撒个善意的小谎,还是用热门的Facebook状态“一言难尽”来回避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我发现出生在成都的丈夫有时也会感觉尴尬。他一开始告诉别人自己来自成都,但紧接着,也许是为了博取更多好感,他会说父亲是北方人,来自河北,母亲是来自重庆的少数民族。虽然他自认为是成都人,但他讲述的童年经历则与邻居的大不相同。举个例子,他们家从来不吃辛辣的食物。结果,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根本不能吃任何辣的东西,生生地“辱没”了四川人不怕辣的名声。有趣的是,他早上吃面包类食物作早餐,中午吃面条。另外,他的成都方言也很差。这一点我能理解,可能是受到他父亲那奇怪口音的影响。他看起来与同辈的成都人不同,而且在国外度过了自己青少年和青年时期,他也常常维护自己的家乡,同时捍卫着自己TCK的身份。
此外,我的外婆的家庭则更为复杂,虽然她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台湾人——既有台湾原住民血统,又有客家族血统,但她热爱儿时耳濡目染的日本文化。她会讲日语,看日剧,跳日本传统舞蹈(甚至在日本表演),购买了许多日本商品。
假如一个小小家庭里成员们在文化上都会有如此差异,那么世界各地人民之间的千差万别也在情理之中。正如在美国,一个人会询问另一个人“你来自哪个州”;在中国,人们也会问其他人“你家乡在哪里”。然而,与父母的影响和传统文化相比,家乡对小孩的文化究竟有多大影响呢?这是在中国养育小孩的我们,也是许多侨民想知道的问题。说得更宽泛一点,我还想知道主流文化,即“中国文化”,是否同美国文化一样。因此外国人常常发现,要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人并非易事——他们怎么会了解呢?我是半个中国人,嫁给中国丈夫八年,在中国居住了四年,我依然希望能了解更多。
发表评论
登录
去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

“魔指爷爷的古典万花筒”独奏音乐会

来自瑞士的国宝级钢琴演奏家魏纳·佰奇,将在成都举行“魔指爷爷的古典万花筒”独奏音乐会。和蔼可亲的面容、独特的美学直觉、善于和观众互动交流的表演,这位老爷爷一直以来都受到琴童和家长的追捧。

2017年04月06日

文殊院-食

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 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 ——林则徐题成都文殊院

2017年04月06日

食在成都-火锅

肆意你的汗水,轰炸你的味蕾

2017年04月06日

发现成都-彭州茶园

隆丰镇采茶踏青,与“醉美隆丰”相遇 寻找成都最美春天——Gochengdu老外春游团【二】彭州站

2017年04月06日

发现成都-邛崃古镇

尝千年邛酒,游古镇平乐 寻找成都最美春天——Gochengdu老外春游团【三】邛崃站站

2017年04月07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