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让古老的乐器焕发新生:访双腔葫芦埙发明人王其书

作者: 冯觅

2017-08-15

6月30日晚,四川音乐学院大音乐厅。观众的掌声响起,献给正在走上舞台的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这是双腔葫芦埙专场音乐会的尾声。
他站在舞台中间,与后土埙乐团的团员们一起演奏了音乐会的最后一首曲目《卷珠帘》。在交响乐团的伴奏下,双腔葫芦埙的合奏更加悠扬悦耳,在听众的心里久久地萦绕。这位老人,就是双腔葫芦埙的发明者王其书教授,27年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他都时时牵挂着自己所发明的乐器。
埙是中国最古老的民族乐器之一,距今已有7000年的历史,历代的埙主要用于宫廷雅乐,汉代以后才逐渐淡出音乐舞台;到了近现代,人们又开始对古埙进行仿制和改良,以丰富其表现力。随着人类文化艺术的发展,这种古老的乐器显露出一些明显的缺陷,让它很难满足人们的演奏需求。古埙的音域很窄,仅一个八度左右,音量也很小,无法在乐队中发挥作用,而且音律也不齐。历代音乐家为了克服埙的这些缺陷绞尽脑汁,但效果均不理想。
刻苦钻研古埙 突破7000年难题
长期从事民族乐器研究工作的王其书,从1988年就开始了对传统古埙的改良工作。那时,他周一至周五在学校教课,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去位于彭州市桂花镇的古陶生产基地研制新型的埙,当时条件非常艰辛,但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那几年他都是这么度过的。
王其书发现,埙是通过团状空气球体振动发音,这种独特的振动发音方式决定了它不可能产生超吹音(管乐器吹奏方式的一种)。在进行了无数次试验后,他定下了改良的原则和目标:一是保留传统陶埙的基本发音方式和按指特点,以保留其独特而迷人的传统音色和传统演奏方法;二是增宽音域至两个八度,以满足演奏旋律的基本需要;三是适当增大音量,以达到与其他民族乐器之间音量的平衡;四是尽量按十二平均律补齐音列,让埙具备作为常规编制乐器进入民族乐队的条件。
王其书相信,要实现以上目标的关键是解决超吹问题,这就要从被科学判定为“不能超吹”的腔体入手。在认真研究了以往的改良思路后,他尝试了球状、细颈花瓶、酒瓶状、正梨形、反梨形、蛋形、管型等几十种不同腔体,但都没能改变团状空气球体振动的发声方式,因而都不能产生超吹音。
一天,正在冥思苦想的王其书,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个崭新的思路:腔体振动发音方式之所以不能超吹,是因为腔体空气球(团)无法分割成2个半球振动而产生的倍频泛音,用两个空气球连接在一起,通过口风的控制,使两球体的振动可分可合,不就可以解决超吹问题了吗?解决超吹问题的钥匙终于找到了,7000年的难题终于得到了解决,这是长期知识积累和艰苦试验的升华。
接下来,王其书从声学理论的角度对具体方案进行了构思和思考,新型埙的雏形复合振动双腔体结构逐渐形成。经过反复的试验和调整,新一代可以超吹的双腔葫芦埙终于在1990年研制成功,于1991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权,1992年获文化部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993年获国家发明奖三等奖。
<<  <  1  2  3  >  >>
发表评论
登录
去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

唐华:琵琶需要更多人传承

“琵琶很能表现我的个性,既出世又入世。” GoChengdu记者拜访了琵琶演奏家唐华,聆听她和琵琶的故事。

2016年05月09日

迷上指间非遗 洋徒弟拜师学古琴

现场琴音袅袅,古琴老师张世豪以一首《流水》开场,宛若石上流泉,又似泼墨挥毫山水间,让外国朋友沉醉、回味。

2017年06月06日

小提琴演奏家陈响:真实对待音乐才能打动听众

他不是大众眼里最耀眼的明星,但却是很多小提琴家眼中的传奇人物。

2017年06月29日

司马健楠:交响乐永远是服务于大众的

GoChengdu记者来到四川师范大学采访著名的青年指挥家司马健楠,他是世界上第一位同时毕业于世界顶尖的柏林音乐学院和维也纳国立艺术大学的学生。

2016年04月26日

认识川派古琴:藏在都市中的雅致琴馆

成都是中国古琴艺术三大重镇之一。这里古琴底蕴深厚,名家云集。成都古琴氛围浓厚,市区内有不少琴馆。

2016年03月24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闭
微信扫一扫打开手机版